天盛长歌为什么没成爆款?“良心制作”遭遇“观看惰性”

2018-09-08 07:44北京日报编辑:YF526手机版

所谓“最强限古令”出台后的这个夏天,万众瞩目的年度古装大剧《如懿传》几经周折最终选择在网络平台播出,但已然被横空出世的今夏最大黑马《延禧攻略》抢先夺走了风头。这两部直接对标的作品互为参照、相反相成的“较量”,分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注意,让档期夹在二者之间,看似幸运、能够在卫视上星播出,开播前亦颇有年度“剧王”竞争力的另一部古装大戏《天盛长歌》,似乎过早地声势显弱。明明有着“倪妮出道以来首部电视剧作品”的巨大噱头,兼得陈坤、赵立新、倪大红等一众戏骨加持,又是知名制作班底操刀的IP项目,可口碑却平平淡淡,播放、讨论量增长迟缓,收视率更是跌破0.2,刷新了同卫视同时间段近十年来的最低值。有阵容、有IP、有野心的《天盛长歌》为什么没有成为爆款?

­“良心制作”遭遇“观看惰性

­从制作层面上来看,《天盛长歌》并无可被指摘之处。制景华美,构图典雅,细节考究,音乐打动人心,是标准的匠心大制作配置,这也是观众一致肯定的。只是有《琅琊榜》珠玉在前,近年市场上在制作方面下功夫的大部头也屡见不鲜,便是爆款如《延禧攻略》,也在服化道上玩出了国画色系的“高级感”,故而《天盛长歌》制作上的精致“皮相”,反倒并不突出,只可谓不功不过。好在内容的“骨相”,《天盛长歌》也做得很扎实。剧中的两位主人公,分别有清晰的行动线路。男主角宁弈是为报兄长无辜受冤之仇,投身波谲云诡的夺储斗争,在此过程中又一步步明确个人对家国的抱负;女主角凤知微则是因不意被卷入朝堂争斗,遂像男子一般求学、入仕,经历爱恨情仇交织的波澜壮阔的一生。明面上,围绕两个主人公的成长以及他们之间强强对抗的相爱相杀已经非常有戏剧张力;暗地里,凤知微前朝遗孤的身世和宁弈当朝皇子身份间不可调和的家仇国恨,又埋下了一条催动情节向前的隐线。有了这一强劲有力的矛盾, 两个主人公的周围便织就了一张勾连故国新朝各色人等的关系大网。这些关系网格的盘根错节,增加了人物之间的冲突,也为每一个角色的背景、前途都留下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天盛长歌》能有众多实力演员各自贡献精彩绝伦的表演,盖因人物和情节设计充裕的发挥余地。

­乍观之,《天盛长歌》的整体风格颇肖似三年前的爆款大剧《琅琊榜》。但若细细品味,《天盛长歌》其实比《琅琊榜》有更多政治上变幻的联盟与对立、人性中幽微的光明或晦暗,其主旨立意、故事格局乃至人物弧光,也都比《琅琊榜》更复杂且厚重。不过,可能正是这种复杂厚重,给观众树立了“门槛”。就观众反应而论,《天盛长歌》主要为人诟病的是节奏慢、难入戏。有如此局面,原因是多重的。一方面,是在有限的市场空间内,业已杀出大热的《延禧攻略》,使观众先入为主地接受了那种轻松明快、不太需要动脑筋思考的剧情节奏。这份接受未必是对剧集质量的认可,但却形成了一股殊难回转的声势,《天盛长歌》与之对比太过鲜明,甫一入场竞争便失先机。尽管理智上我们知道,意欲支撑起如《天盛长歌》这般庞大的剧情架构,势必要一层层地铺陈,慢慢引入各种错综复杂的人物、线索,才能让整部作品的“地基”牢靠。但大部分习惯了走马观花的观众已没有耐心,观看惰性使《天盛长歌》的评价滑入沉默的螺旋。

http://ent.yfcnn.com/tv/20180908/6230812.html

天盛长歌为什么没成爆款?“良心制作”遭遇“观看惰性”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游戏 / 科技 / 生活